我和王维去旅行

时间:2019-05-07 12:12:06 | 作者:蒋彰

“万户伤心生野烟,百僚何日再朝天。秋槐叶落空宫殿,凝碧池头奏管弦。”

虽然安史之乱的血雨腥风已过去,但这首诗被谱曲成歌,在长安城的市井街巷中仍能隐约地听闻。

我预料着时间,眼看将要下朝,遂徘徊于紫禁城前。少顷,百官杂沓而出,一番风雨之后,唐不再是那个雍容大气的泱泱大国。“九天阊阖开宫殿,万国衣冠拜冕旒”的场景想来也未能见了。百官面上多有頽丧之色,唯有一个人衣冠飘荡,面色平和,我料想他便是王维。

迈步至前,略作一揖,言道:“我乃嵇康,嵇叔夜是也。阁下可是王右丞乎?”他微现惊异,倒退一步,款款言道:“莫非竹林七贤之嵇康?”“正是。”我自傲地说到,“邀我至辋川一游,可乎?”他淡淡一笑,于是我们便来到辋川。

时至薄暮,雾霭纷纷,流云阵阵。虽未有晴空朗照之俊秀,偏增淡月微光之空灵。我心中暗叹:“得有如此居所真乃我辈中人。”想到此,我不禁向他投去欣赏赞叹的一瞥,他谦和地向我微笑,引我来到竹里馆。

移步换景,道旁翠竹猗猗,亭下清风徐徐。这令我回忆起当日在竹里馆中饮酒清谈之佳期。兴趣渐生,方欲索酒,只听他言到:“先生之琴艺前无古人,后无来者。我亦略通琴术,不知可否赐教?”我心中暗想,他定是不信我乃数百年前的嵇叔夜。要说我是嵇康,非《广陵散》不可证也。也是一声朗笑,捋着胡子说:“亚博2018首页http://Www.zUoWEn8.coM/如此正是我意。”

安然而坐,调丝拨弦,回想着当日“目送归鸿,手挥五弦”的气度,映着着幽竹明月之景,清雅之曲于手底弦上汩汩流出。一曲罢了,他不紧不慢,安然相和。“松风吹解带,山月照弹琴。”曲中的乐山乐水,温厚平和令人聆之击节不已。我再奏一曲,不再为清闲之音。而为高亢,潇洒之曲。弹出了我的本心,弹出了我的性情。他抚琴而笑,我亦随之长啸。辋川之行不仅让我们走进这清幽的山庄,更走进了彼此的心。随后,我们便海阔天空,相对而饮。

于是我开口言到,“唐朝虽遭大乱,然元气未伤。吾观卿之面色,虽然闲散之气可佳,然报国之志不足矣。”他眉头一皱,似被我提到了伤心事,随即舒展,说:“囹圄中的沦落,羞耻,破寺中的白眼与孤苦令我更明白了人生在世贵在温和圆融啊。先生不也是镇日痛饮,畅谈竹林吗?”我抚心而叹:“倘若没有济世之志,法场上的《广陵散》怎会弹得热血奔涌,慷慨豪迈。人皆说我以道,而谁谓我没有儒者之心!”他紧接到“人皆以我为儒,谁知我亦具释道之风!”

那是一次令我难忘的旅行,我们各有各自在世人心中的印象,又各有各自在内心深处的坚守。世殊事异,趣舍万殊,人生在世各有各的一番风采。跨世之谈给予我心灵上一种反证。正如长天秋水蓦然相映,长天更知其为长天,秋水更知其为秋水。我,嵇康,还是我。他,王维,还是他。

  • 上一篇12下一篇